首页 >> 修谱必看知识 >>家谱文化 >> 文渊阁|四库全书 中 徐一夔 编写的|家谱序言 明代 家谱序言之《闻人氏家谱序 》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详细内容

文渊阁|四库全书 中 徐一夔 编写的|家谱序言 明代 家谱序言之《闻人氏家谱序 》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时间:2019-09-16     

徐一夔(1319~1399年),字惟精,又字大章,号始丰,天台屯桥乡东徐村人。元末任建宁儒学教授,明初任杭州儒学教授。

 

闻人氏家谱序  徐一夔

德清《闻人氏家谱》一卷,孝孙贞之所记录也。按谱,闻人之有姓,自鲁之马正始。汉元、成间,有名通汉者,与大小戴讲《礼》曲台。灵帝时有名袭者,拜太尉,用菑异免,刘宠代之。汉末之乱,徙居吴中。至晋武帝时,有为博平令者,名奭,以上疏切谏有声。隋末徙钱唐。至吴越王时,有为新定从事者,名珪,累阶银青光禄大夫。此其尤显显者。周显德中,又徙嘉兴。而嘉兴之族在宋时类由科目起家,号为特盛,而贞之族则嘉兴支也。自训武府君居武康之巽渚,传五世,徙德清之溪上,今贞实为德清闻人氏云。

贞之来建业也,其父虑其游宦日久,授以兹谱,且告之曰:“兵革甫定,而兹谱幸存,尔慎承之。”贞承命唯谨,重加汇次,谒余请序。

呜呼!人本乎祖。祖也者,气之所从始也。故记《礼》者曰:“礼不忘其所出,返始之道也。”先王盛时,宗庙有制,昭穆有序,冠昏丧祭有礼。近而合也,有敦睦之情。远而暌也,无乖离之患。其防范斯世之意,至矣。去古既远,宗庙之制废,昭穆之序紊,冠昏丧祭之礼不讲。夫能使世之人知其身之所自出,而不堕于蚩蚩之类者,亦以家有谱而已。而家谱之设,未必人人然也,何也?昧者不知所以修,明者知所以修之,而不能保其不失。近世清河元文敏公以雄文重望伏一世,至欲执笔叙其传次,以推世德之源,遡而上之,仅四世而止。自四世以上,莫能详也,有遗憾焉。是故谱牒不修,虽有孝子慈孙欲以展追崇之敬,有不可得,岂不可叹也哉!

今观贞之谱,其远者勿论,自训武而下以至于贞,凡八世矣。嗣是而书,虽百世不泯可也。居今之世,有能自全其躯者足矣,遑及其身之所自出哉!此闻人氏之父子所以为可敬也。乃为之序。

贞字廷干,慎敏而有学,故知所重如此云。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五》

 

詹氏世谱序  徐一夔

今翰林学士承旨兼吏部尚书詹公,出其世谱一通示一夔,曰:“吾家世谱盖尝毁于兵矣,兹复手疏吾宗传序之次,以示吾子与孙。子与我执笔序之。”余见其所疏,干支疏畅,纲网联络,秩然有条而不紊,作而言曰:“此诚大夫君子反本崇始之具也!”

一夔早尝读《周官》书,见有小史之职,奠世系,辨昭穆,以定邦国之志。曰:此世谱之所由起也。盖世之有氏为族者,非有谱以识其所从出与其所由分,世日以远,族日以繁,必至不相维系,而昭穆之辨淆矣。此世谱之所以不可不作也。

按谱,公之受姓实始于楚之詹尹,其后子孙遂以官为氏。涉汉历唐,代有闻人。中更变故,莫能考。至宋有讳范与适者,从苏文忠公游,其名具在家集。适传二世,生武德大夫、殿前统制讳青,始以武弁起家,扈从高宗都杭,是为公之高祖。武德府君再传而生武翼郎、马步总辖讳某,以骁勇为都统夏贵麾下将,从镇鄂州。会元兵南下,移守阳罗堡,病作,归家第。俄而宋亡,宋将校多持告身换新命以仕,武翼府君独叹曰:“吾虽偏禆,欲为国効死而不克遂,今运去物改,尚藉是为哉?”遂脱尺籍,与编氓伍。教子读书,曰:“安知吾子孙不有以文学兴者?”是为公之曾大父。武翼府君生声甫先生讳镗,声甫先生生古宝先生讳鼎新。江南平,向之藉武阶以进者,率以新附待之,迁徙挫抑,不遑宁处。而武翼府君之子与孙独为元之幸民,峩冠博带,徜徉士林之中,可谓遗之以安者矣,而皆未有显于时者。公为古宝先生胤子,年十二三,从乡先生学,有俊声。时虞文靖公之仲弟槃为苍梧尹,见而奇之,妻之以子,授《易》于梅坡甘先生楚材,学《春秋》于我山刘先生、彭寿二先生,皆当世老儒,以经术名世。而公天资俊爽,见趣卓绝,能尽造其阃奥,涵揉浚发,为文操笔立就,水涌山立,可喜可愕。然在胜国,怀宝莫售,仅为州助教。遭值更化,遂以丰材硕学受知皇上,日跻华要,由中书博士六转而为吏部尚书,国家用之,惟恐不尽其材,遂复有兼官之命。十年之内,非以藻鉴而甄别人伦,则以文章而铺张神藻,曾不混以他职,可谓荣且显矣。而武翼府君之所以望其后人者,亦至是而验矣。

一夔伏睹公之世谱,见詹氏至公而大,执谱叹曰:“公之先世所以贻谋者,苟失其道,能至是乎?”及从公史馆,预于纂修之末,见公日被顾问,知公阴进嘉言,以福天下,则公之子孙益大于后者,又可知矣。他日光昭家乘,为南楚世家,岂不自公始乎?乃不让而序之。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五》

 

陈氏世谱序  徐一夔

按陈本妫姓,有国在太皥之墟、宛丘之侧,其地近楚,遂为楚所并。其国既灭,子孙因以国氏。至汉有为太丘长者,以有德闻。其子元方、季方,有难兄难弟之目。故凡氏陈者,多祖太丘。五代之际有讳环者,自婺之东阳徙台之松里,是为松里陈氏。而松里陈氏以诗书起家,其登淳祐丁未进士第者,讳元龙,由番阳尉仕至抚州签判。其登咸淳乙丑进士第,讳蒙,由宁国推官擢为国子录。至元大德间,又有以雄才硕学受知世祖者,讳孚,由国史院编修超授礼部郎中,奉使安南有功,出佐列郡,入直翰林,则尤陈氏之杰然者。其他领乡书、升舍选、第奉常、补文学掌故者,亦累累有焉。而松里之陈氏,蔚为台之望族矣。

陈氏之良有名勖字永年者,尝用儒饰吏,为州县六曹长,乡称老成。洪武初元,其子誉仕浙,遂来就养。会有诏定户版,因占籍钱唐。永年虑传序浸远,而后之人或不知其所自出也,乃本其传序之次,用世经人纬之例,著为家谱,以遗后之人。以一夔有里閈之好,请题辞谱端。呜呼!古无谱牒而严大宗小宗之法,自宗法不修而尚门地,于是而谱牒之学兴。盖谱牒之设,以待夫为之后者曰是为本之所自出,吾则思所以崇本反始,以存尊尊之谊;曰是为支之所由分,吾则思所以别生分类,以立亲亲之道。于是而先王叙伦理、笃恩义之意,勿论亲疏远近,昭然可见,恶有视同姓若路人者哉!永年亟著兹谱,可谓知务者矣。《传》曰:“智者无不知也,当务之为急。”永年有焉。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五》

 

跋临海张氏家谱  徐一夔

临海张景素,华年有才学,值大朝搜罗材畯,虽寸长弗弃,景素遂以选为引进使。暇日持其从祖父子通先生所着家谱一通示余,且请论著。

夫家谱之设,以明世次也。昔之为谱者,有用汉年表法者,有用《礼》大宗小宗法者,虽其为例不同,而同于明世次也。余观张氏,始宋迄元。余既得以考其先德之懿,复执谱叹曰:张氏在宋如讳亢者,以鄜延钤辖从范文正公收麟府之绩;如讳奭者,以龙图学士从文潞公预耆英之会;又若讳埏者,当靖康之乱,从参政谢克家与金人战江上,以死节闻。其他用进士起家,纡青曵紫者,亦累累而有,可谓盛矣。暨至于元,求其能自见者殊寥寥,然抑岂张氏丰于前而啬于后耶?徐而思之,宋之盛,非儒不用,而元自混一之后,当国之臣阴废南产之士,虽有美材,然皆老于山林之下,莫能以自达,以故然尔。故谱之设,以明世次也,而善修者存其人始终显晦之迹,而时政之得失亦因以见焉。古人有言:“公侯之子孙,必复其始。”此其时矣,景素尚勉之㢤,母俾前人专美宋世。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六》

 

谭氏家乘赞  徐一夔

长沙谭济翁谱其先世传序之次,并录其功行之列于史传、见于铭志序跋者,萃而为书,题曰《谭氏家乘》。济翁征余言。余嘉其得崇本之义,乃为之赞。赞曰:

维谭之始,分地于周。秉璧以朝,后于公侯。松柏之下,其草不植。地偪于齐,卒并其国。其后子孙,散处四方。至汉有闳,尹于大邦。自尹以降,弗显伊晦。中间作者,不泯如带。迨宋中叶,始有闻人。是为世绩,官至端明。端明刚正,一时罕及。谠言直气,秋霜烈日。名昭信史,至今有光。垂休委祉,八世其昌。有孙曰济,起自行伍。遂戴武弁,为军镇抚。维此镇抚,既武且文。聿念世德,家乘攸敦。昭穆之懿,功行之实。悉载此书,罔有遗轶。尊尊亲亲,人之大伦。一或违之,乃兽乃禽。有美镇抚,知所当务。著为此书,永锡胤祚。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七》

 

崇德赵氏世谱序  徐一夔

崇德赵氏,盖宋太宗之系,自金紫光禄大夫讳善某,生朝散大夫、知临安府汝能,以赘居崇德,因占籍焉。朝散府君之十世孙珪作为世谱,而谓之《崇德赵氏世谱》者,非举其本原也,盖本其枝派占籍之地而识之也。《礼》有大宗小宗,以明本支。赵氏之系,浚仪其本原也,是之谓大宗。枝派散处,如在崇德者,特小宗耳。此《崇德赵氏世谱》之所以作也。

按谱,朝散府君生承事郎、昌化县丞崇宋。承事府君生通直郎、佥临安府判必表。通直府君生朝奉郎、广东经略司主管机宜文字良珂。朝奉府君值宋亡元初,军前承制,遥授同知州事。传序至珪,凡十有一世云。宋氏之制,设玉牒之官以序同姓,其为书既第五服之戚疏,为《属籍》;又疏其官爵、功过、生死及男若女,为《类谱》;又推其所自至于子孙而列其名位者,为《宗繁庆系录》;又考定世次、分枝别派而归于本统者,为《仙源积庆图》,其法可谓备矣。夫自经略府君而上,其世次名位当在玉牒。宋社既屋,图籍皆迁而北,子孙不可得而见。珪惧其久而失实也,自其己推而上之,至于金紫府君而止,定为《崇德赵氏世谱》。呜呼!玉牒亡而世谱作,固其宜也。

如谱所序,按而考之,经涉三代,五世在宋,六世在元。其在于今,则珪之世也。在宋者,伯叔子姓,佐县典郡,比肩接踵,盖光显矣。(此处有阙文)元未见有名上三铨、秩登百石,此足以验运去物改,虽宗室之系不过为庶,亦足悲也。今天子奄有四海,立经陈纪,以贻万世。献言者以为国家宜取法宋,一切用儒,上颇遵用其言,首崇学校以为储材之地。而珪之伯仲方以俊秀选为诸生,有禄食。《传》曰:“公侯之子孙,必复其始。”其在兹乎!

珪持谱请序,予既本其家乘之懿,列于首简,并以予所望者俟之。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八》

 

书深溪王氏家则后    徐一夔

浦阳深溪之上,有尚义之家姓王氏,同居者五世,合食至二千指。王氏之长有名子觉字复之者,著为《家则》一卷,以示后胤,使世守之。其友刘君养浩既为之序矣,刘君复贻书钱唐,俾余书其卷末。

余阅之尽卷,叹曰:复之甫所以遗其后胤者,何其至也!大抵人情至难制也,虽父子兄弟,不能必其无异见。是故勃溪碎语之习,不独秦人为然。欲整齐之如天子之命吏,约之以法,亦奚不可?而君子之见,则以此可施之齐民,而父之诏子,兄之教弟,则非所宜然也。盖父子兄弟恩义系焉,太严则伤恩,恩亏则义弛。善为防范者,因其彛性之懿而牖导之,达诸事为,大之为经,小之为纪,井然有条,秩然有序。如王氏之《家则》,立为一家之政,长幼卑尊,耳有常闻,目有常见,动作食息从容乎矩矱之内,悖戾之气消,雍睦之风行,而恩义立矣。如是而同居,虽百世未艾也,岂直五世而已哉?《记》曰:“礼者,因人之情而为之节文,以为民坊者也。”《家则》之说,其王氏齐家之坊也欤?

余观聚族而居至于累世者,若昔之九江陈氏、临川陆氏与今之浦江郑氏,皆有家法,著而为书,而郑氏之《家规》则加详焉。王氏踵美郑氏者也,其书为类凡若干,为目凡若干,大略皆本之郑氏云。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九》

 

跋海宁杨氏族谱序后  徐一夔

右《海宁杨氏族谱序》一通,前进士荣君子仁为其从游生琦著也。荣君叙述有法,大意以姓氏之学不讲,则谱牒不明而世次紊。琦知出此,是能崇本者,故荣君为之叙述以奖进之。余闻宋南渡后,刑部侍郎杨由义实居海宁,有文学气节。尝使金,抗义不屈。文公先生称其忠义大节,夷夏称叹。其子九鼎帅蜀,亦死金人之难。吾意琦为刑部之后,今考其所自出乃,出北汉将杨无敌号令公者,非刑部后也。海宁杨氏如令公之后,乃有如琦者,请于名人叙之,以发其先德,而刑部之后乃泯焉无闻,何也?忠义之家,必有守其宗绪而弗坠者,尚当访之。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九》

 

跋吴县徐氏家谱    徐一夔

韩文公《偃王庙碑》言:徐子章羽既执于吴,徐之公族子姓散处徐、扬二州间。余与吴县徐良夫同姓,良夫之上世来自,后居吴中,必徐州之族。余上世来自太末,今居天台,则扬州族也,其初盖亦同所自出。世言天下无二徐,有由然哉!

良夫有行谊,著书立言,以亢其宗。余已老,学不加进,行不加修,有忝吾宗者也。因阅良夫所著世谱,识余愧焉。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一四》

 

题贾氏族谱后    徐一夔

天台贾氏在宋为最盛,余少在乡里所闻而知者,惟知汉州之奇,有遗惠在乡里。蜀多美椒,汉州解官归,携其种莳之,其味辛烈,不减蜀产,至今人称汉州椒云。由汉州而下,皆仕宋,有阶。至承议郎、承节郎者,而其别出之族,有雍旄二镇、秉均两朝者,盖甚显矣。而汉州之五世孙前行枢密院副使嵩,又显于元季。贾氏之族,代不乏人,非所谓能亢其宗者乎?枢密值运去物改,罢官家居,亟以修谱为事。而其修之之法特详,具见于同郡叶君夷仲所为序。

呜呼!人莫大于崇本始。自夫氏族之制不讲,士大夫盖有以此为不急者矣。而枢密君汲汲焉为此,其知崇本始者哉!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始丰稿卷一四》


资料来自互联网,由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整理发布!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技术支持: 泽海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