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谱必看知识 >>家谱文化 >> 文渊阁|四库全书 中 苏伯衡 编写的|家谱序言 明代 家谱序言之《林氏族谱序 》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详细内容

文渊阁|四库全书 中 苏伯衡 编写的|家谱序言 明代 家谱序言之《林氏族谱序 》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苏伯衡(约1360年前后在世),字平仲,金华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元惠宗至正二十年前后在世。博洽群籍,为古文有声。苏辙九世孙,苏友龙三子。元末,贡于乡。明太祖辟礼贤馆,伯衡亦被延致。擢翰林编修,乞省亲归。学士宋濂致仕,荐伯衡自代;称他“文词蔚赡有法,殆非虚美。”复以疾辞。后聘主会试,为处州教授,坐笺表误下吏死。

 

林氏族谱序  苏伯衡

平阳林氏,五季时自长溪赤岸来居四溪。宋中叶,自四溪析居岭门。岭门之族字敬伯者,持其谱图指示余曰:“惟我林氏,自周博陵公历十八代而至于今,二千七百余年,其名字世次,皆于此见焉。然以时论之,今距宋唐未远也,上距晋魏则远矣。又等而上,距汉秦周则已远矣。远者难稽,近者易考。易考者当详,难稽者当略。今吾世谱顾详于远而难稽者,略于近而易考者,无他焉,年代绵邈,卷帙浩繁,兵火之荐更,存于散轶之后,得于毁裂之余,由唐而上,全而有征,由唐而下,不全而无征故也。吾于其有征者既不敢忽而不录,于其无征者亦不敢旁求曲证,故以旧谱填于前,而断自所可知者,为岭门谱系附于后。盖林氏之在平阳也,皆祖福唐尉。后若干世,徙四溪。又七世,徙岭门。又五世,支为四房,曰文、曰行、曰忠、曰信。其初兄弟也,服虽穷,亲虽尽,而同所自出也。先生傥以为弗畔,则愿为我序之。”

於戏!君子重乎谱者,非以夸门地也,所以慎同异、别亲疏也。故无所据而强加之,是谓诬其祖;可据而反遗之,是谓忽其先。诬祖,不孝也;忽其先,亦不孝也。今敬伯之所为,不妄援于已远,不轻弃于已疏,真知孝之道哉!仲尼不云乎:“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古今林氏以德业显者,余不暇论,姑言敬伯之所自出者焉。若福唐尉之执丧庐墓,可谓孝矣。若知谏院之直言极谏,可谓忠矣。事亲不过乎孝,事君不过乎忠,臣子之事君亲而于忠孝无憾,可谓盛德之士矣。盛德者,必百世祀,此其子孙之所以有衍而无替也。自今敬伯率其族人相与劝勉,处家庭则以尉之所以事亲者事亲,列朝著则以谏院之所以事君者事君,则信乎能继述矣,其于孝也,又何加焉?余见林氏之福泽方来而未艾,谱之所书,岂但若是而已哉!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苏平仲文集卷四》

 

谭氏家谱序  苏伯衡

谭本姒姓,子爵,其分土在今济南历城之间,实齐之附庸也。入春秋三十九年,周庄王之十四年,鲁庄公之十年,见灭于齐桓公,而谭子奔莒。谭自为齐所灭,子孙遂以国为氏,而其后有汉谭平定。亦有去言为覃氏者,而其后有梁东南宁州刺史覃无克。而齐明帝时,零陵有谭弘宝,以四世同居,旌表门闾,蠲复税役。长沙谭氏,莫详其所自出。有仕版,宋为礼部侍郎、赠端明殿学士者,名世绩,其先自南昌来迁,而长沙之谭氏自端明公始显。盖自端明而下,及今八世矣,子孙繁硕,其以才学行谊自见者,往往有焉。至正壬辰丁乱以来,族人四出避难,族谱由是散轶。其七世孙济大惧久而后人不知其世也,来谋于余。余以为宋豫章黄文节公之为谱也,七世以上,远不可知、疑不能明者,皆略而弗著,盖慎之也。今取法于斯,其岂不可乎?于是断自所知,为本房图。既成,复属余叙。叙曰:

古有大宗小宗之法,先王所以叙天伦、系人心、明教原、敦政本者也。由汉以下,宗法废而门地盛,于是谱牒之学兴焉。族之有谱,其犹宗法之遗意与?近代言族谱者二家,为法厥各不同:世经人纬,取法史氏之年表,则欧阳氏也;系联派属,若《礼》家所为宗图者,则我苏氏也。其为使人重其本之所自出,而尊尊之义明,详其支之所由分,而亲亲之道立,则未尝不同也。尊尊亲亲,而谱法尽矣。是故宗法既废之后,先王叙天伦、系人心、明教原、敦政本之遗意,犹粲然于族谱见之。君子无志于存礼则已,有志于存礼者,其复忍置而弗讲乎?

谭氏之族远矣。其系序之承传、支属之分异所以莫详者,兵燹之荐更、载籍之无征焉耳。今济之为书,虽不能如我苏氏致详于所亲而不遗于所疏,然于欧阳氏之法庶几有合焉。粤自天下多故,虽名士族,鲜不苟简以废礼,而济独汲汲于此加之意,其可谓知礼也已矣。

济字济翁,今以忠显校尉为管军千户所镇抚,守御金华云。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苏平仲文集卷四》

 

蔡氏重修族谱序  苏伯衡

平阳多巨族,尚论其盛,则未有加于蔡氏者也。宋先后有国三百年,而蔡氏举八行一人、登文科者十五人、特科八人、补入太学者十九人、待补二人、请漕试二十八人、上书者二人、勉解八人、魁武科者一人、登武科者四人,凡八十二人焉。其不由选举而以进纳边赏荫叙者,又五十四人焉。呜呼!可不谓之盛乎!

其族旧有谱,晦庵先生子朱子寔叙之。毁于洪武乙卯风潮之变。此谱则八行七世孙仲谦因遗简残编而修补者也。持以示余,征文为序。

嗟夫!族繁而分,世远而疏,地殊而忘,此其势有所必至者。然而君子使之合于已分,戚于已疏,不忘于已殊,未尝无其法焉。三代以上,维持以宗法。秦汉以来,维持以谱法。谱法之行,犹宗法之行也。何也?自吾之所自出,以至大父之所自出,以至于大大父之所自出,又推之以及乎始受姓之祖,又推之以及乎属之疏远者,无不登载,昭穆以辩之,字行以联之,系序之承传,支派之分异,皆可得而详。虽数百世之久,千百人之众,其初一人之身。其一人之身,而痒疴疾痛不相关乎?平居或有老壮稚弱不相敬让慈爱者,宁不愧乎?或有力不相藉、灾不相救、死不相收者,宁不悔乎?或有以富贵加之而凌侮之者,宁不改行乎?则虽分而恒合矣,虽疏而恒戚矣,虽殊而不忘矣。谱之所系如此,有尊祖、敬宗、收族之心者,未有不用其情者也。

余观蔡氏之谱,自九府君至仲谦十六世,仲谦之下又四世,世常百余人,不为不繁。由五季历宋元,至于今,不为不远。或家旸奥,或家步廊,或家新城,或家永嘉,不为不殊。而某为叔伯行,某为兄弟行,某为子姓行,其名某,其字某,其配某氏,未尝不可考。其合族之人,服虽穷,亲虽尽,而岁时伏腊未尝不相往来,冠婚丧祭未尝不相赴告,患难缓急未尝不相扶持,岂不以谱之立乎?然则仲谦于谱之修,乌得不汲汲用其情也?

虽然,今通都大邑,故家旧族虽可指数,而子孙日就衰替,其克保先业者,盖甚少也。而蔡氏独茂衍丰殖,不改其旧,果何以致是哉?天下之物,其基厚者其积高,其源深者其流长。故积善之家,传委必远。蔡氏由九府君而下,皆知力学而有德行,质诸许忠简公志八行铭、叶文定公志刺史墓之文,则世笃其庆,非朝夕之故矣。其族之昌大,非他姓所可及,尚有由然哉!夫然,则为之后者,固当谨家谍,尤当继先德。诗曰:“无念尔祖,聿修厥德。”又曰:“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诚克念焉无忝焉,则蔡氏之盛又当何如?是皆余之所歆慕而属望者,庸述以为序。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苏平仲文集卷四》

 

书陈六分族谱后  苏伯衡

上蒲陈谦示余以其家谱。其先自颍川迁闽之长溪,自长溪迁温之平阳,四百余年,上下十五世,而代亦且五易矣。继继承承,的然可考。虽位不大显,而其间善士相望,不其盛哉!彼以功名富贵赫奕于一时者,其岂无之?然不过一传再传而声迹俱泯,自其子孙不知其世者有矣,视此果孰得失哉?

於戏!祖泽流衍于冥漠之中,子孙又能缉学励行以济美焉,虽至于百世可也。陈氏之嗣人,其可不知所勉!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苏平仲文集卷十》



资料来自互联网,由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整理发布!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技术支持: 泽海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