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谱必看知识 >>家谱文化 >> 文渊阁|四库全书 中 宋濂 编写的|家谱序言 明代 家谱序言之《上虞魏氏世谱序》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详细内容

文渊阁|四库全书 中 宋濂 编写的|家谱序言 明代 家谱序言之《上虞魏氏世谱序》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时间:2019-09-11     

文渊阁|四库全书 中 宋濂 编写的|家谱序言 明代 家谱序言之《上虞魏氏世谱序》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


宋濂(1310~1381年),初名寿,字景濂,号潜溪,别号龙门子、玄真遁叟等。祖籍金华潜溪(今浙江义乌),后迁居金华浦江(今浙江浦江)。元末明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思想家,与高启、刘基并称为“明初诗文三大家”,又与章溢、刘基、叶琛并称为“浙东四先生”。被明太祖朱元璋誉为“开国文臣之首”,学者称其为太史公、宋龙门。明初时受朱元璋礼聘,被尊为“五经”师,为太子朱标讲经。洪武二年(1369年),奉命主修《元史》。累官至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时朝廷礼仪多为其制定。洪武十年(1377年)以年老辞官还乡,后因长孙宋慎牵连胡惟庸案而被流放茂州,途中于夔州病逝,年七十二。明武宗时追谥“文宪”,故称“宋文宪”。宋濂与刘基均以散文创作闻名,并称为“一代之宗”。其散文质朴简洁,或雍容典雅,各有特色。他推崇台阁文学,文风淳厚飘逸,为其后“台阁体”文学创作提供了范本。


上虞魏氏世谱序  宋濂

濂居淛河东,尝闻上虞魏氏为簪缨大族,其先盖出于唐郑国文真公征之裔。公居巨鹿,生礼部侍郎叔璘。侍郎生武进县令政,始自巨鹿迁居会稽之山阴。武进生邠州录事参军珍。参军生莫州司马明,复自山阴徙居余姚之兰风。司马生石首县令实,实生庐陵尉潾,潾生宪,宪生章,章生克敬,克敬生惟贤,惟贤生绩,绩生埙,埙生恕,恕生和,和生杰,杰生有声,有声生义,义生安珦,凡历世一十又二,虽不与仕籍,而能修明礼义,蔚为乡之望宗。安珦生宋从政郎良瑞。从政生绍兴府学录亨之,复自兰风徙居上虞之龙山。学录生迪功郎监婺州东阳县酒税震龙,监酒生文柄,文柄生寿延,寿延生镇。此其传系可见之略者也。

初,侍郎实生二子:武进与汝阳县令殷武也。汝阳为北祖,至四世孙司空谟,遂相宣宗。武进为南祖,孙子甚多,如上所书之外,而明之鄞,台之临海,比比有之,而在上虞者为最盛。一门之内,敦礼乐而说诗书,由是四方才士大夫慕艳其声华,无不自远而至。当其园亭胜集,雅歌投壶,酣觞淋漓,然和洽,亹亹然旅语,或不知夕阳之在树也。故乡之论阀阅者,一则曰魏氏,二则曰魏氏云。

然而历代以来,名门右族若金、张,若许、史者,盖亦多矣,未数传,间或至于殄绝,宗绪即不绝,亦降于皂隶,有不胜感慨者矣。魏氏自文贞至镇,已二十又五传,其遗风余烈犹能不废者,其故何哉?盖文贞之事唐,立心忠荩,奏疏剀切,凛乎有三代遗直之风。德厚者其流长,其效固应尔欤?镇能孳孳弗怠,详谱其所自出,粲然有条而不紊,岂不诚贤者欤?

虽然,氏族之学尚矣。古者有世卿大宗之法,得以传其敬宗之义。至于定世系,序昭穆,又有小史以掌之。故其盛衰有征,而亲疏备见也。古法既废,唯宰相家得著世系表于史册,犹可仿佛见其遗意。若镇之为,其亦可谓有所本欤?魏氏之孙子幸袭藏而续书之,公侯子孙,必复其始,他日焉知无文贞之出者欤?镇请户部(阙)郎中(阙)求序其首简,不揣芜陋而备著之。镇字士圭,有学有文者也。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文宪集卷七》


诸暨孝义黄氏族谱序  宋濂

黄为嬴姓十四氏之一,出于陆终氏,后受封于黄。今光州定城西十二里犹有黄国故城。黄既为楚所并,子孙散之四方,以国为氏。至汉尚书令香,居江夏,故世之黄氏,咸以江夏为望。隋开皇间,有自江夏迁婺之金华者,其讳曰苾,历十九传至萦,生二子:洪、浩。洪生二子:瑕、珌;浩生三子:琛、玘、璞。其子孙析为五大族:瑕之枝则丰城,珌之枝则剡,琛之枝则监利,玘之枝则分宁,璞之枝则弋阳,皆自金华而迁。稽之金华、丰城二谱,及黄庭坚、魏了翁、李心传诸儒所采著者颇同,当可信不诬。诸暨、孝义之黄氏实出于珌。珌之季弟玘有子曰赡,以策于南唐,用为著作佐郎,知洪之分宁县。珌与之俱,遂同家县之双井。江南兵起,珌之冢子惠自双井迁于剡,寻从剡迁今所。惠之曾孙宋赠卫尉少卿振,仁及于乡,待之举火者数十家。其妻仁寿县君刘氏,斥嫁赀以规义田,均给姻族,故其三子十孙多跻仕。而十孙之中,广西提刑育为最显。育之从子朝请郎汝楫,当方腊之乱,罄家藏金帛以赎所俘者数百人。汝楫生八子:开、闶、阁同登绍兴甲戌进士第;而闻与亦相继擢绍兴庚辰、乾道己丑之科;复占特奏名,终荔浦丞;阐补官将仕郎;闳修职郎。兄弟一时荣贵,文墨彬蔚,人比之荀氏八龙云。自时厥后,子孙益繁庶,与禄食者代不乏人,而书诗之泽至于今不衰。少卿之裔孙周,爰辑旧谱而续为新图,釐为若干卷,而征予序之。

呜呼!氏族之学,难言者久矣。他未暇深论,姑以黄氏言之。有谓出于高阳氏,自伯翳赐姓嬴,而其后有江黄诸国,为楚所灭。有谓出于金天氏,自台骀封于汾川,而其后为沈姒蓐黄诸国,为晋所灭,皆以黄为氏。今去唐虞以前,殊为极远,其所出难稽,犹可言也。黄氏之望,非止江夏而已,若栎阳,若安定、房陵,若汉东、上谷、谯郡,如此之类,多至四十余房,而五大族不与焉。氏族之书虽或志之,何以不表其所自出?今去汉亦已远,其转徙之未易明,犹可说也。孝义之谱,以钟为始迁之祖,而以瑕之五昆季为其子。丰城之谱,则以五昆季系于洪、浩之下,且谓自秀州崇德而迁金华。新昌之谱,又谓江浙之黄,皆出建之浦城,而迁金华。黄鲁直则又谓七世以上失其谱,而各谱乃推至十二世,若合符节。近世有聚庭坚诸行作《山谷老人传》,则又谓六世祖瞻如分宁县,瞻实生玘,抑又何邪?今去五季宋初,其时为甚迩,其事宜可征,何为纷纭而莫之有定也?盖因图谱日废,而无官以涖之,民间以所传闻论著,不能旁搜广览以会通其故,矛盾不齐,宜无足怪。

予尝侍先师黄文献公相与论及谱事,公之先亦自金华析居浦江,洊迁义乌。其上世之讳亦曰珪、曰琳,岂亦萦之从孙耶?窃意萦之兄弟必众,支裔实系,谱所不及者,则亦无如之何。要之江夏之后,金华实为黄氏之望,故余历考群谱,参以诸儒之论,备书之于首简,信其所可信,疑其所可疑,在览者之自择焉。

周子思文,群从子姓至一百余人,敦厚而善施,皆无忝于先世云。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文宪集卷七》

 

严陵汪氏家谱序  宋濂

周之文盛矣,在春秋时,《周礼》在鲁,故鲁为文献国。及秦火之后,废亡略尽,所仅存者,自《五经》、《左传》之外无闻焉。以太史公之传,迄不能自有所论载,盖慎之也,况去今又千五百载之久者乎?

吾读《严陵汪氏家谱》,未尝不叹其记述之远且详也。盖汪氏出于鲁成公之次子汪,其后遂以汪为氏。有名者,以童子死于郎之战,与孔子同时,见于《礼记》,其来邈矣。而其子孙,自汪以下,咸述其字名、官位、寿年、坟墓所在。他若墓中之铭、朝廷之命,为汪氏出者,咸无所遗。历秦汉以下,至于今,七十有余世,粲如目见而耳受。此不惟过乎太史公,天下之述姓氏者,未有若斯之备者也,岂周公之子孙固多文哉!

虽然,汪固祖周公,南方之汪,自越公华而大著。越公之后,以诗书起家而显于宋,登政府、列侍从者,不可胜数,其盛固异于他族矣,宜其谱之修非他族所能比也。然谱者记其名以传,不亡其先之义也。而君子之不忘其先者,不特修谱之为难,而修其身之为难。谱或不修,其为患小,身或不修,则辱其先矣。汪氏之先莫大于周公,周公之祢文王,斯二人者,身为天下准,言语为后世法,为其子孙者,岂易易哉!今夫闾巷骤兴之人,身贱宗微,其所为或有不至,人将贷之曰:“其先亦若是耳!”以文王、周公之裔,列于斯谱之前,人阅之,则曰:“若圣人之胄也,圣人之行事若彼,而若犹未免如是,何以为圣人之后哉?”则岂不尤难矣乎?然则汪氏之子孙修身慎行,宣昭令闻,以法周公为志者,上也;善守先训,不为匪彞以辱先者,次也。苟㢮然杂于众庶,不能自异于人,斯为下矣。

与余交者,国子助教中,自言为汪七十二世,博学能文,其所谓宣昭令闻者欤?其以谱请序也,余故乐为之言。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文宪集卷七》

 

番禺蒙氏谱序  宋濂

太学生番禺蒙安,以其谱图请曰:“安之先齐人。秦时恬、毅兄弟俱仕,被信任,后皆死扶苏之难。其子孙散处天下甚众,然千余载未有大显著动人耳目者。番禺之蒙,始于有宋讳甄者,自北方来知廉州,遂家番禺之海阳里。至安八叶矣。在宋世有禄仕。自元得国,始无仕者。今阅三世,而安复以儒生贡太学为弟子员。窃惧不能承其绪,尝考次八叶字名枝裔为谱,使后人知所自。愿先生序之,以昭吾先。”

余告之曰:姓氏固人之所甚重也,然其著于时者,不以其受氏之贵而显,亦不以有人称之而传,在乎子孙之贤耳。论受氏之贵显,莫贵于王侯之裔。而今世载之简策以为甲族者,非必皆姚、姒、子、羸、燕、齐氏也。苟以人称之而显,则左丘明、太史公、班固之所书,其苗裔未必俱显于今也。今天下之人,语道德必曰孔、孟、颜、闵、周、程、邵、朱氏,论政事必曰伊、傅、管、晏、萧、曹、房、杜、韩、富氏,语文章则其人名氏彰著者尤多。三者皆由其身善自振拔而然,未尝恃于其先、假之于人也。

蒙氏自恬、毅始显。恬、毅虽贤,然其所为,未能皆当于人心,而卒死于乱邦。其名犹且传而不废,况有过于恬、毅者乎?方恬、毅被祸时,呼天地神明而自列其意,岂自虞不遂泯灭哉!而太史氏悼其忠,悲其志,尚不忍废而著之史传。况夫道德之士,仁声义闻足以厉俗而化人者,何患其无传乎?

安温而有文,慎而达礼,可谓有学道之质矣。前之三者,苟知所勉焉,未有不至者也,况于恬、毅乎?其名诚显于当世而著于方册,后之人必曰:“此番禺之蒙氏也。”蒙氏之后人必曰:“此吾蒙氏之闻人也。”番禺之人必曰:“此昭吾邑者也。”若是,则非惟可以显其先,且可以显其乡邑矣,何患谱之无传乎?又何以余言为乎?

安曰:“此足以序斯谱矣,请书之以告族人,使知勉焉。”

——《集部·别集类·明洪武至崇祯·文宪集卷七》

 


资料来自互联网,由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整理发布!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专业 家谱族谱制作 家谱印刷 家谱编修 机构 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只做家谱,所以专业!


技术支持: 泽海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