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谱必看知识 >>家谱知识 >> 与修谱相关的内容——谱论
详细内容

与修谱相关的内容——谱论

谱论


谱论,又称谱说等,是与家族有关的“名人名言”,主要收录古代经典和历代名人谈谱学的历史、修谱的意义、原理、方法等的简短语录,也有的直接把皇帝的喻民榜、喻民诏刊载在谱前,以告诫族人。在明清时期的不少家谱里,就收录了明太祖《圣論六言》或清朝康熙皇帝的《圣谕十六条》、雍正皇帝的《圣谕广训》,有些家谱则刊载了欧阳修、苏润、朱熹、宋濂、王阳明等名硕大儒的有关语录,民国至今的家谱则又增加了孙中山等近当代名人或国家相关部门与家谱有关的论述。

有些家谱有本家谱特有的谱论,其撰写者虽然没有较大名气,但所阐述的理论或内容却往往不乏借鉴意义。其中有些谱论强调编修家谱的重要性,认为“谱事何事?宗族扩大为国族之事也”(民国温聚民《兴国云山温氏八九联修族谱序》),它可以“使后之人昭穆辨、尊卑秩,穆然与水源木本之思,而尽其追远报本之诚”

(清邱尚志《宁都城西温氏初修族谱序》):有些谱论关注家谱的教化意义,说“谱者,普也。非谱则无以普亲亲之义,而联属我族人之心;非谱则无以纪世次而严尊卑之分:非谱则无以勉孝思而尽追远之。诚引而伸,之所以笃寻伦厚风俗,维持声教裨益,清时赞助大化者,又孰有愈于谱哉”(明崔股《虎墩崔氏族谱本末》)

有些谱论关注编修家谱的作用,认为家谱的体例或内容尽管可以有所不同,但“明亲疏、辨昭穆、敦教化而系人心者,则一而已”(清温应雷《宁都虎溪温氏九修族谱序》),“谱之作也,其大要有四:一以明本原所由来,使世世子孙勿成秦越;二以录子弟贤愚;三以记生殁娶葬;四以载绅士官爵。故前修后续不可不乘其时”(清温文《宁都鹅湖温氏三修族谱序》):有些谱论谈到家谱的价值,认为“修谱之难,较诸国史为倍甚”(清温济龙《宁都城北温氏四修族谱跋》),所以可以起到史书起不到的作用,“家谱首明世传,究与纪传异趣:次辅图系,略可近似年表:祭田、公产、祠庙、茔境,讵可谓书志:族训、谱规、服制、祀典、要亦杂出:经传、艺文、寿序,史不备录:志赞、传状褒而无贬、与正史回不相侔。盖谱重藉录,期无缺遗,实一姓一族之专书:史秉义法,严于斧钺,综一国累代之文物。国史、方志编纂,徵采有资于谱牒;家乘、族谱流传人间,未可比伦于柱史。是以南董之才不腾跃于簿录,元元之民悉能备其宗谱,较论其事,不其然耶!(

国温聚民《兴国云山温氏八九联修族谱序》)。此外,还有的谱论指出了家谱的局限性,认为宋代以后的家谱至少存在五大弊端,“耻前人之微贱则削而去之,一弊也;怀显赫之可幕而强而附之,二弊也;执房分之见而生忌嫉之心,三弊也;小善而铺张扬厉增加夸奖,四弊也;一事而尚有足录遂频叠见,五弊也”(清温友韶《兴国兴江温氏七修族谱》)。由上可见,家谱中的谱论在性质上与谱序有近似之处,当然也有同样的价值

 

注:(本文内文来自《家谱文化知识与编修技巧》,中原鉴志谱编印中心整理发布)



技术支持: 泽海科技 | 管理登录